您現在的位置:中國早晚報主頁 > 娛樂財經 > 返回首頁

《流浪地球》為什么引發“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大討論

2019-02-18 17:37編輯:編輯07人氣:


流浪地球》為什么引發“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大討論

2019年的春節檔,由于《流浪地球》的出現,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已經到來的聲音逐漸占據輿論市場,從國家級媒體到地方媒體,以及各種自媒體和粉絲,都紛紛發出自己的聲音。《新華社》接連發表《中國科幻電影在農歷新春邁出新一步》《我們為什么需要科幻》等多篇評論,《參考消息》也轉載了《紐約時報》的評論《<流浪地球>標志中國電影新時代到來》。
本文將回顧并梳理以下問題:中國科幻電影元年概念的提出及其背后的時代脈絡;為什么大家都在期待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為什么普遍認為是《流浪地球》而不是《瘋狂的外星人》開啟了新的時代,這種觀點是否具有合理性,并分析當下對《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評論兩極分化的原因。

《流浪地球》為什么引發“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大討論

《流浪地球》劇照。
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由來
2014年年底的中國科幻圈十分熱鬧:據媒體披露,中影集團當時公布的24個電影項目中,三部制作成本最高的影片分別為《超新星紀元》、《流浪地球》、《微紀元》,都是科幻題材作品;游族影業正式宣布《三體》的導演、演員陣容和拍攝計劃;導演寧浩宣布拍攝新作《鄉村教師》。這五部電影的共同點是,他們都是根據科幻作家劉慈欣的作品改編而成。網友順藤摸瓜,又發現了八十余部立項的科幻電影。恰如2019年大家都呼喊著中國科幻電影元年來了一樣,當時的輿論界首次提出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說法,認為2015年將是中國科幻元年。
以2014年為界往前回溯,第一個遇到的重大事件,毫無疑問是三體的誕生與傳播。2006年5月《三體1》在《科幻世界》連載,2008年5月《三體2》出版,2010年11月《三體3》出版,在序言中嚴峰寫道:“這個人單槍匹馬,把中國科幻文學提升到了世界級的水平。”2014年,哈佛大學教授王德威在北京大學做了幾場關于烏托邦的講座,其副標題為《從魯迅到劉慈欣》,將劉慈欣與魯迅并舉,文化界思想界開始將目光聚焦到劉慈欣和科幻。
目前學術界對三體傳播的研究還不完全透徹,可以肯定的是,隨著三部曲的出版與面世,三體開始吸引以互聯網為代表的科幻圈以外的目光,那幾年科幻迷們可能會感到略微的不適應,小圈子的科幻銀河獎、星云獎怎么一下從科幻迷的狂歡,變成了互聯網大佬的科技對談。這之后,不斷有人詢問三體的版權,有些人感覺《科幻世界》出的版本和營銷匹配不上劉慈欣的巨著,想重新包裝出版;有些人前瞻地意識到,應該買下相應改編權,事實上劉慈欣大部分作品改編權很早就已“廉價”打包出售,因為他也無法預料到未來自己作品的火爆。而對于互聯網而言,2014年前后正是興起IP概念熱潮的時期,各大公司都在瘋狂收割IP,以一種奇貨可居的方式野蠻生長。從表象看,三體的火爆毫無疑問給中國科幻的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除了資本界的關注,當時還在北京師范大學的吳巖于2015年順利招收了中國科幻文學方向(由于歷史原因在兒童文學專業)的第一位博士生。而早在2013年底,《科幻世界》就提出要以成都為中國科幻中心打造科幻產業園。
稍早的2012年前后,另一個將三體帶到世界的男人被引入中國,劉宇昆以其獨特的文化視角和細膩的筆觸被中國科幻迷廣為熟知。很快,他翻譯的英文版《三體1》于2014年11月正式出版,迅速獲得美國星云獎提名,并在2015年8月獲得美國雨果獎。本來大家包括劉慈欣本人在內都不看好自己能獲得雨果獎,《鳳凰文化》還是因為喬治·馬丁的對談才簽下頒獎直播,結果一夜爆紅,《人民日報》很快發表了社論《中國科幻,如何“做好自己”》,指出發展中國特色科幻要處理好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文化的關系。
當然,科幻的創作也需遵循文藝創作規律,2015年至2019年間,每一年都有人提出中國科幻電影元年來了,然后又發現似乎沒有來。比如《鄉村教師》的改編在寧浩的主導下逐漸脫離了原著,成為瘋狂三部曲之一的《瘋狂的外星人》,打上了濃重的寧浩標簽;《三體》的拍攝因后期技術原因一拖再拖,網上流傳最廣的段子稱劉慈欣看完樣片后,一言不發,默默地抽著香煙;《超新星紀元》、《微紀元》自立項后幾乎再無消息傳出;《流浪地球》的命運則稍好一些,現在郭帆、吳京與《流浪地球》的傳奇故事也廣為流傳,總之事兒就這么成了。
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提法,其內涵究竟是什么,是否有除了宣傳之外的意義呢?顯然,這個提法并不是意味著中國之前沒有科幻電影,所以,我們有必要簡單回顧一下中國科幻和中國科幻電影的歷史,并結合科學、文化的視角重新審視,以便進一步理解“中國科幻電影元年”這個提法本身蘊含的意義。
科技史視野下的中國科幻文學和科幻電影
中國科幻文學的肇始源自近現代中國對于西方科技知識的迫切需要,這是學界的共識。梁啟超在《論小說與群治之關系》中提出小說革命,科學小說(嚴格說來不完全等同于今天的科幻小說)是其中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換言之,科學小說的文學性、娛樂性某種程度上讓位于其科學性,這就使得晚清民國出現了不少帶有數學公式的科學小說。
一方面科幻小說必然受到科學發展的影響,如瑪麗·雪萊的《科學怪人》誕生于18世紀,當時醫學對生命本質的大討論和電療法的流行是其誕生的社會背景和文化源泉(見Sharon Ruston《The Science of Life and Death in Mary Shelley’s Frankenstein》);《新法螺先生譚》則是因為當時的中國受到西方磁性學說的影響(見欒偉平《近代科學小說與靈魂——由<新法螺先生譚>說開去》等,但由于主要從文學角度討論,因此對當時的科學討論時有謬誤,實則動物磁性在當時是十分重要的科學理論,可參考羅伯特·達恩頓 《催眠術與法國啟蒙運動的終結》)。更不用提科學技術進步對科幻表現形式的更新,如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由物理學發展為理論基礎形成的計算機技術帶來了全新視覺特效技術,徹底改變了美國科幻電影工業。

《流浪地球》為什么引發“中國科幻電影元年”大討論

《六十年后上海灘》海報。
另一方面,在當時的中國,中國文人為了佐證自己觀點的合法性,開始從崇古等傳統來源,轉向求助于科學,如譚嗣同的《仁學》就借助了當時還未被揚棄的“以太”(雖然和今天大多數文人一樣,他對科學概念的理解十分個人化,偏離了其在科學領域的準確性),這一脈絡延綿至今,成為科學哲學界一個重要論題:科學是如何等同于“正確”的,為何大至政權、小至個人都會訴求于科學正確。而這一時期電影本身就是稀罕事物,中國科幻電影更是稀少,僅有《六十年后上海灘》等殘影供學者研究憑吊。
新中國成立之初強調科學為人民服務,對科學極為重視,從《共同綱領》起,愛科學就被寫入其中,今天的中國仍是世界上為數不多將愛科學寫入憲法的國家。以劉慈欣在《被忘卻的佳作》中提到的《小太陽》為例,劉慈欣在文中認為(新中國)最早的科幻電影不是《大氣層消失》、《珊瑚島上的死光》、《霹靂貝貝》,而是《小太陽》,并認為其與自己的《中國太陽》有很多相似之處,王瑤(夏笳)在《從"小太陽"到"中國太陽"——當代中國科幻中的烏托邦時空體》一文中從文學思想層面對此進行了深入分析。這里僅補充一些科學方面的分析,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科學大躍進”提出在科學領域也要趕英超美,八屆二中全會之后不久,中科院京區各所躍進大會上大家紛紛以打擂比賽的形式大搞暢想,其中就包括人造小太陽,融化冰川灌溉農田等,上海各所隨后也放出各種“科學衛星”,包括稻草變油等等,今天廣為人知的合成牛胰島素也是這樣的背景提出來的。為了配合“科學大躍進”,成立不久的上海科學教育電影制片廠(簡稱“上科影廠”)在1963年推出了王敏生導演的《小太陽》。上科影廠作為重要的科教片基地,制作拍攝了大量的科教片,從這層意義上說,《小太陽》也應該被稱為科教片而不是科幻片,因為那時候從科學家到電影制作人都認為這在不久的將來必然實現,自然科學層面和社會層面一樣擁有一個美好的烏托邦未來,兩者相互交融,這一點在1958年另一部帶有科幻味道的影片《十三陵水庫暢想曲》中得到了充分的詮釋。而王敏生拍攝的科教片緊跟國外科技前沿,1957年蘇聯才發射第一顆人造衛星,1958年他就拍攝發行了《人造衛星上天了》,以蘇聯衛星為例詳解人造衛星構造和原理。
同時,科學也曾給科幻文學帶來短暫的繁榮,如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葉永烈《小靈通漫游未來》至今仍是中國科幻小說銷量榜第一。等到改革開放后,中國大陸思想充分解放,各種B級片Cult片層出不窮,如《錯位》(1986)講述對開會不厭其煩的官員制作機器人代替自己開會,對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諷刺得入木三分;《合成人》(1988)講述科學博士將農民的大腦移入國企老總的身體制造出合成人,引發了一系列倫理道德和法律的思考,等等。這些電影很明顯地采用了和譚嗣同本質上沒有區別的手法,以看似科學的方式包裝起自己的思想,包括《霹靂貝貝》(1988)、《魔表》(1990)、《大氣層的消失》(1990)、《瘋狂的兔子》(1997)等,這些看起來帶有幻想或科教色彩的兒童片,也帶有及其濃重的政治意圖或說教意味。《珊瑚島上的死光》(1980)雖然改編自童恩正的同名科幻小說,其實也多少帶有政治色彩,并力圖反映科學家的志向。另一些反映科學家面貌卻純屬虛構的電影今天卻鮮有人提及,比如《超導》(2000)完全虛構出一個超導研究團體表現中國人對科學的追求,但內涵十分豐富,又帶有一點王小波的俏皮和精氣神。
同時期的港臺片卻是真正的多元素混搭,如《妖獸都市》(1992)、《百變星君》(1995)、《花月佳期》(1995),乃至賭俠系列都不能免俗地加入了“氣功”這一當時在大陸被視為前科學的“科學”,這一點其實和西方有很相似的地方。美國物理學地位的奠定在二戰之后,尤其經過量子力學的進一步發展,同時與東方神秘主義相結合,所以誕生于1963年的奇異博士會兼有濃厚的東方神秘主義風格和西方科學理性風格。相比之下,張藝謀《古今大戰秦俑情》(1989)等在大陸就變得彌足珍貴了起來,雖然穿越是否屬于科幻是個經久不衰的討論話題。
科幻文學的命運稍微坎坷一些,1978年伴隨著改革開放而逐漸復興,然而在1983年“清污運動”中,科幻文學因為科學屬性不達標被視為精神污染,可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但科學與地方性知識結合并在新的社會環境下早就誕生了新的大眾刊物,如由云南省科學技術協會主管主辦的《奧秘》,1980年2月作為《科學之窗》的副刊出版發行,1982年1月成立《奧秘》編輯部;由四川省科學技術協會主管主辦的《科學文藝》于1979年創刊,后改名《奇談》,即現在的《科幻世界》;由甘肅人民出版社主辦的《飛碟探索》1981年1月創刊(后由甘肅科學技術出版社主辦)。《科幻世界》自二十世紀末開始恢復刊登科幻小說,并一直堅持至今,培養了一大批科幻作者,目前是中國大陸唯一的科幻類專門期刊。
(來源:網絡整理)

織夢二維碼生成器
0
已推薦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早晚報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中國早晚報,轉載請必須注明,http://www.daluvz.live。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 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






圖說新聞

更多>>
緹麗莎爾一代女皇是個什么東西?是不是可以減肥?

緹麗莎爾一代女皇是個什么東西?是不是可以減肥?



返回首頁
恐怖实验室怎么玩 三羊配资 北单 金景配资 湖南快乐10分 景天鑫配资 甘肃11选5 内蒙古快三 股票配资送免费体验金 股E融配资 上海快三 十佳股票配资平台 怎样买白银 黑龙江p62 任选9场 河南十一选五 北京快乐8